查看完整版本: [-- 李景含指书作品《七爱诗-房杜二相国》(唐文学家皮日休诗) --]

房氏宗亲网 -> 房玄龄研究 -> 李景含指书作品《七爱诗-房杜二相国》(唐文学家皮日休诗)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房恒贵 2009-05-17 20:17

李景含指书作品《七爱诗-房杜二相国》(唐文学家皮日休诗)

李景含先生,男,72年生,河北省沧州市人,业余自由撰稿人,现供职于沧州市政协。李先生长期浸淫于传统文学和古诗词,从中受到启发,较早即开始研习指书、篆刻等,并曾于1999年获沧州市书法作品评比二等奖。其作品散见于全国一些报刊、杂志,正拟结集出版个人硬笔书法作品。
    指书,亦称“染指书”。用手指蘸墨作书,故称。北宋时已有。马永卿《懒真子》载,“温公(司马光)私第在县宇之西北,褚处榜额皆公染指书。其法以第二指尖抵第一指头;指头微曲,染墨书之。”学习指书须在笔书具有相当造诣后攻习。


附:
       唐代文学家皮日休,早年即志在立功名、佐王治,追踪房玄龄、杜如晦的事业,他在【七爱诗.房杜二相国】中慷慨言道:
    
    【吾爱房与杜,贫贱共联步。脱身抛乱世,策杖归真主。纵横握中算,左右天下务。肮脏无敌才,磊落不世遇。美矣名公卿,魁然真宰辅。黄阁三十年,清风一万古。巨业照国史,大勋镇王府。遂使后世民,至今受陶铸。粤吾少有志,敢蹑前贤路。苟得同其时,愿为执鞭竖。】

诗序:
       皮子之志,常以真純自許,每謂:“立大化者必有真相,以房杜為真相焉;定大亂者必有真將,以李太尉為真將焉;傲大君者必有真隱,以盧徵君為真隱焉;鎮澆俗者必有真吏,以元魯山為真吏焉;負逸氣者必有真放,以李翰林為真放焉;為名臣者必有真才,以白太傅為真才焉。嗚呼!吾之道,時耶行其事也,在乎愛忠矣;不時耶,行其事也,亦在乎愛忠矣。苟有心,歌詠者豈徒然哉!”

房志东 2009-05-18 12:24
独具一格!

房磊 2009-05-18 17:52
很厉害,真的是独具一格,与众不同!

房伟城 2009-05-19 22:34
顶呱呱

房恒贵 2009-05-29 13:21
李景含指书作品:杜甫诗《房兵曹胡马》

[/align]房兵曹胡马1  作者:杜甫
 
 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
  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
  
  

1.兵曹:兵曹参军的省称,是唐代州府中掌官军防、驿传等事的小官。房兵曹不详为何人。
  2.胡:此指西域。大宛:汉西域国名,其地在今乌兹别克国境内,盛产良马。大宛名:著名的大宛马。
  3.锋棱:锋利的棱角。形容马的神骏健悍之状。
  4.竹批:形容马耳尖如竹尖。峻:尖锐。这是良马的特征之一。
  5.堪:可以,能够。托死生:马值得信赖,对人的生命有保障。
  6.骁腾:健步奔驰。
  注*:标题“房兵曹胡马”分节为:房/兵曹/胡马 (兵曹为职位)
  此诗约作于玄宗开元二十九年(741),时杜甫在洛阳。杜甫本善骑马,也很爱马,写过不少咏马诗。此诗"前半论骨相,后半并及性情"(《唐诗别裁》语),可谓传神写意,自寓抱负,所以前人说是"为自己写照"(《读杜心解》)。首联写其出身不凡,傲骨铮铮;次联写其峻健敏捷,颔联写其忠诚勇猛的品性;尾联期望骏马立功于万里之外,当是与房兵曹共勉之意。整首诗写得矫健豪放,沉雄隽永。《杜诗详注》引明张綖语:"此四十字中,其种其相,其才其德,无所不备,而形容痛快。"
  这是一首咏物言志诗。注家一般认为作于开元二十八年(740)或二十九年,正值诗人漫游齐赵,飞鹰走狗,裘马清狂的一段时期。诗的风格超迈遒劲,凛凛有生气,反映了青年杜甫锐于进取的精神。
  诗分前后两部分。前面四句正面写马,是实写。诗人恰似一位丹青妙手,用传神之笔为我们描画了一匹神清骨峻的“胡马”。它来自大宛(汉代西域的国名,素以产“汗血马”著称),自然非凡马可比。接着,对马作了形象的刻画。南齐谢赫的《古画品录》提出“六法”,第一为“气韵生动”,第二即是“骨法用笔”,这是作为气韵生动的首要条件提出来的。所谓“骨法”,就是要写出对象的风度、气格。杜甫写马的骨相:嶙峋耸峙,状如锋棱,勾勒出神峻的轮廓。接着写马耳如刀削斧劈一般锐利劲挺,这也是良马的一个特征。至此,骏马的昂藏不凡已跃然纸上了,我们似见其咴咴喷气、跃跃欲试的情状,下面顺势写其四蹄腾空、凌厉奔驰的雄姿就十分自然。“批”和“入”两个动词极其传神。前者写双耳直竖,有一种挺拔的力度;后者不写四蹄生风,而写风入四蹄,别具神韵。从骑者的感受说,当其风驰电掣之时,好像马是不动的,两旁的景物飞速后闪,风也向蹄间呼啸而入。诗人刻画细致,维妙逼真。颔联两句以“二二一”的节奏,突出每句的最后一字:“峻”写马的气概,“轻”写它的疾驰,都显示出诗人的匠心。这一部分写马的风骨,用的是大笔勾勒的方法,不必要的细节一概略去,只写其骨相、双耳和奔驰之态,因为这三者最能体现马的特色。正如张彦远评画所云:“笔才一二,象已应焉,离披点画,时见缺落,此虽笔不周而意周也。”(《历代名画记》)这就是所谓“写意传神”。
  诗的前四句写马的外形动态,后四句转写马的品格,用虚写手法,由咏物转入了抒情。颈联承上奔马而来,写它纵横驰骋,历块过都,有着无穷广阔的活动天地;它能逾越一切险阻的能力就足以使人信赖。这里看似写马,实是写人,这难道不是一个忠实的朋友、勇敢的将士、侠义的豪杰的形象吗?尾联先用“骁腾有如此”总挽上文,对马作概括,最后宕开一句:“万里可横行”,包含着无尽的期望和抱负,将意境开拓得非常深远。这一联收得拢,也放得开,它既是写马驰骋万里,也是期望房兵曹为国立功,更是诗人自己志向的写照。盛唐时代国力的强盛,疆土的开拓,激发了民众的豪情,书生寒士都渴望建功立业,封侯万里。这种蓬勃向上的精神用骏马来表现确是最合适不过了。这和后期杜甫通过对病马的悲悯来表现忧国之情,真不可同日而语。
  南朝宋人宗炳的《画山水序》认为通过写形传神而达于“畅神”的道理。如果一个艺术形象不能“畅神”,即传达作者的情志,那么再酷肖也是无生命的。杜甫此诗将状物和抒情结合得自然无间。在写马中也写人,写人又离不开写马,这样一方面赋予马以活的灵魂,用人的精神进一步将马写活;另一方面写人有马的品格,人的情志也有了形象的表现。前人讲“咏物诗最难工,太切题则粘皮带骨,不切题则捕风捉影,须在不即不离之间”(钱泳《履园谈诗》),这个要求杜甫是做到了。

房炳林 2009-05-29 17:28
李景含先生乃房氏宗亲故友,为房氏文化的发掘、发展,尽心尽力,在此表示感谢!


查看完整版本: [-- 李景含指书作品《七爱诗-房杜二相国》(唐文学家皮日休诗)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88234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