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玄龄公推崇的汉代袁氏 --]

房氏宗亲网 -> 房玄龄研究 -> 玄龄公推崇的汉代袁氏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房明毓 2011-07-24 14:19

玄龄公推崇的汉代袁氏

玄龄公推崇的汉代袁氏

玄龄公治家有法度,常恐诸子骄侈,席势陵人。于是乎,集古今圣贤《家诫》,书于屏风。令各取一具,谓曰:“若能留意,足以保身成名。”又云:“汉袁氏累叶忠节,吾心所尚,尔宜师之。”

汉代袁氏世系及杰出人物
袁良,袁安祖父,习《孟氏易》,平帝时举明经,为太子舍人;建武初,至成武令。
袁安,字邵公,绍高祖父,好学有威重,汉朝司徒。
袁京,安子,蜀郡太守。
袁敞,京弟,司空。
袁彭,字伯楚,京子。少传父业,历任广汉、南阳太守,顺帝时任光禄勋。为官清正,粗袍粝饭,后仕至议郎。时人比之为贡禹、第五伦。
袁汤,彭弟,太尉。
袁平,汤长子,左中郎将。
袁成,字文开,汤子,平弟,左中郎将。
袁逢,汤子,成弟,司空。
袁隗,逢弟,东汉时期的名臣,出身于四世三公的名门贵族,汉末枭雄袁绍、袁术的叔叔,袁隗比其兄逢更早登三公位,曾任后汉太尉、太傅。董卓专权后,因为袁氏兄弟起兵反卓,董卓恐其为内应而将其全家杀害。
袁绍(?—202 年) ,字本初,汝南汝阳(今河南商水西南)人,出身于东汉后期一个 势倾天下的世家。从他的高祖父袁安起,四世之中有五人官拜三公(有称“四世五公”)。父逢,官司空。叔父 隗,官司徒。伯父成,官左中郎将,早逝。袁绍庶出,过继于袁成一房。
袁术(?-199),字公路,汝南汝阳(今河南商水西南)人,袁绍之弟。初为虎贲中郎将。董卓进京后以袁术为后将军,袁术因畏祸而出奔南阳。初平元年(190)与袁绍、曹操等同时起兵,共讨董卓。后与袁绍对立,被袁绍、曹操击败,率馀众奔九江,割据扬州。建安二年(197)称帝,建号仲氏。此后袁术奢侈荒淫,横征暴敛,使江淮地区残破不堪,民多饥死,部众离心,先后为吕布、曹操所破,于建安四年(199)呕血而死。


袁氏四世三公
汉朝以司马、司空、司徒为三公,袁氏四世三公也就是从袁安以下四世居三公位,由是势倾天下。华峤汉书曰:安字邵公,好学有威重。明帝时为楚郡太守,治楚王狱,所申理者四百馀家,皆蒙全济,安遂为名臣。章帝时至司徒,生蜀郡太守京。京弟敞为司空。京子汤,太尉。汤四子:长子平,平弟成,左中郎将,并早卒;成弟逢,逢弟隗,皆为公。魏书曰:自安以下,皆博爱容众,无所拣择;宾客入其门,无贤愚皆得所欲,为天下所归。绍即逢之庶子,术异母兄也,出后成为子。英雄记曰:成字文开,壮健有部分,贵戚权豪自大将军梁冀以下皆与结好,言无不从。故京师为作谚曰:“事不谐,问文开。”

袁氏三公简介
袁安(?-92)东汉大臣,字邵公.汝南汝阳(今河南商水西南)人.少承家学,举孝廉,任阴平长、任城令,驭属下极严,吏人畏而爱之.明帝时,任楚郡太守、河南尹,政号严明,断狱公平.在职10年,京师肃然,名重朝廷.后历任太仆、司空、司徒.和帝时,窦太后临朝,外戚窦宪兄弟专权操纵朝政,民怨沸腾,袁安不畏权贵,守正不移,多次直言上书,弹劾窦氏种种不法行为,为窦太后忌恨.但袁安节行素高,窦太后无法加害于他,在是否出击北匈奴的辩论中,袁安与司空任隗力主怀柔,反对劳师远涉、徼功万里,免冠上朝力争达10余次.其后代多任大官僚,汝南袁氏成为东汉有名的世家大族。

袁安困雪
《后汉书•袁安传》李贤注引晋周斐《汝南先贤传》:“时大雪积地丈余,洛阳令身出案行,见人家皆除雪出,有乞食者。至袁安门,无有行路。谓安已死,令人除雪入户,见安僵卧。问何以不出。安曰:‘大雪人皆饿,不宜干人。’令以为贤,举为孝廉。”

为人敬重
  袁安字邵公,汝南汝阳人也。祖父良,习《孟氏易》,平帝时举明经,为太子舍人;建武初,至成武令。
  安少传良学。为人严重有威,见敬于州里。初为县功曹,奉檄诣从事,从事因安致书于令。安曰:「公事自有邮驿,私请则非功曹所持。」辞不肯受,从事惧然而止。后举孝廉,除阴平长、任城令,所在吏人畏而爱之。

为官名重朝廷
  永平十三年,楚王英谋为逆,事下郡复考。明年,三府举安能理剧,拜楚郡太守。是时英辞所连及系者数千人,显宗怒甚,吏案之急,迫痛自诬,死者甚众。安到郡,不入府,先往案狱,理其无明验者,条上出之。府丞掾史皆叩头争,以为阿附反虏,法与同罪,不可。安曰:「如有不合,太守自当坐之,不以相及也。」遂分别具奏。帝感悟,即报许,得出者四百余家。岁余,征为河南尹。政号严明,然未曾以臧罪鞠人。常称曰:「凡学仕者,高则望宰相,下则希牧守。锢人于圣世,尹所不忍为也。」闻之者皆感激自励。在职十年,京师肃然,名重朝廷。建初八年,迁太仆。
  元和二年,武威太守孟云上书:「北虏既已和亲,而南部复往抄掠,北单于谓汉欺之,谋欲犯边。宜还其生口,以安慰之。」诏百官议朝堂。公卿皆言夷狄谲诈,求欲无,既得生口,当复妄自夸大,不可开许。安独曰:「北虏遣使奉献和亲,有得边生口者,辄以归汉,此明其畏威,而非先违约也。云以大臣典边,不宜负信于戎狄,还之足示中国优贷,而使边人得安,诚便。」司徒桓虞改议从安。太尉郑弘、司空第五伦皆恨之。弘因大言激励虞曰:「诸言当还生口者,皆为不忠。」虞廷叱之,伦及大鸿胪韦彪各作色变容,司隶校尉举奏,安等皆上印绶谢。肃宗诏报曰:「久议沉滞,各有所志。盖事以议从,策由众定,得礼之容,寝嘿抑心,更非朝廷之福。君何尤而深谢?其各冠履。」帝竟从安议。明年,代第五伦为司空。章和元年,代桓虞为司徒。

不畏强权
  和帝即位,窦太后临朝,后兄车骑将军宪北击匈奴,安与太尉宋由、司空任隗及九卿诣朝堂上书谏,以为匈奴不犯边塞,而无故劳师远涉,损费国用,徼功万里,非社稷之计。书连上辄寝。宋由惧,遂不敢复署议,而诸卿稍自引止。惟安独与任隗守正不移,至免冠朝堂固争者十上。太后不听,众皆为之危惧,安正色自若。窦宪既出,而弟卫尉笃、执金吾景各专威权,公于京师使客遮道夺人财物。景又擅使乘驿施檄缘边诸郡,发突骑及善骑射有才力者,渔阳、雁门、上谷三郡各遣吏将送诣景第。有司畏惮,莫敢言者。安乃劾景擅发边兵,惊惑吏人,二千石不待符信而辄承景檄,当伏显诛。又奏司隶校尉、河南尹阿附贵戚,无尽节之义,请免官案罪。并寝不报。宪、景等日益横,尽树其亲党宾客于名都大郡,皆赋敛吏人,更相赂遗,其余州郡,亦复望风从之。安与任隗举奏诸二千石,又它所连及贬秩免官者四十余人,窦氏大恨。但安、隗素行高,亦未有以害之。
  时,窦宪复出屯武威。明年,北单于为耿夔所破,遁走乌孙,塞北地空,余部不知所属。宪日矜己功,欲结恩北虏,乃上立降者左鹿蠡王阿佟为北单于,置中郎将领护,如南单于故事。事下公卿议,太尉宋由、太常丁鸿、光禄勋耿秉等十人议可许。安与任隗奏,以为「光武招怀南虏,非谓可永安内地,正以权时之算,可得B473御北狄故也。今朔漠既定,宜令南单于反其北庭,并领降众,无缘复更立阿佟,以增国费」。宗正刘方、大司农尹睦同安议。事奏,未以时定。安惧宪计遂行,乃独上封事曰:
  臣闻功有难图,不可豫见;事有易断,较然不疑。伏惟光武皇帝本所以立南单于者,欲安南定北之策也,恩德甚备,故匈奴遂分,边境无患。孝明皇帝奉承先意,不敢失坠,赫然命将,爰伐塞北。至乎章和之初,降者十余万人,议者欲置之滨塞,东至辽东,太尉宋由、光禄勋耿秉皆以为失南单于心,不可,先帝从之。陛下奉承洪业,大开疆宇,大将军远师讨伐,席卷北庭,此诚宣明祖宗,崇立弘勋者也。宜审其终,以成厥初。伏念南单于屯,先父举众归德,自蒙恩以来,四十余年。三帝积累,以遗陛下。陛下深宜尊述先志,成就其业。况屯首唱大谋,空尽北虏,辍而弗图,更立新降,以一朝之计,违二世之规,失信于所养,建立于无功。由、秉实知旧议,而欲背弃先恩。夫言行君子之枢机,赏罚理国之纲纪。《论语》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行焉。」今若失信于一屯,则百蛮不敢复保誓矣。又乌桓、鲜卑新杀北单于,凡人之情,咸畏仇雠,今立其弟,则二虏怀怨。兵、食可废,信不可去。且汉故事,供给南单于费直岁一亿九十余万,西域岁七千四百八十万。今北庭弥远,其费过倍,是乃空尽天下,而非建策之要也。
  诏下其议,安又与宪更相难折。宪险急负势,言辞骄讦,至诋毁安,称光武诛韩歆、戴涉故事,安终不移。宪竟立匈奴降者右鹿蠡王於除鞬为单于,后遂反叛,卒和安策。

去世
  安以天子幼弱,外戚擅权,每朝会进见,及与公卿言国家事,未尝不噫呜流涕。自天子及大臣皆恃赖之。四年春,薨,朝廷痛惜焉。
  后数月,窦氏败,帝始亲万机,追思前议者邪正之节,乃除安子赏为郎。策免宋由,以尹睦为太尉,刘方为司空。睦,河南人,薨于位。方,平原人,后坐事免归,自杀。


袁敞,元初二年(115)十二月,司徒夏勤罢,以司空刘恺为司徒,光禄勋袁敞为司空。袁敞,字叔平,汝南汝阳(今河南商水西南)人。父袁安,章帝时任司徒。敞以父任为太子舍人。和帝时,历位将军、大夫、侍中、东郡太守、太仆、光禄勋。到元初二年(115)为司空。元初三年(116),因其子与尚书郎张俊交通,漏泄省中语,以此坐免。后因不阿附权贵,得罪外戚邓氏,自杀而死。

袁逢;字周阳 ,东汉大臣。后汉 汝南 汝阳人,袁彭之侄,袁绍和袁术的生父,以宽厚笃诚著称于时。灵帝时任太仆,后为司空、执金吾。朝廷以逢尝为三老,死后赐赉甚厚,谥曰宣父侯。


房立基 2011-07-24 15:29
先祖推崇的,也是我们后人应该了解和学习的。谢谢!

房炳林 2011-07-24 18:16
可怜天下父母心!玄龄公一番苦心,这么教育子女,房遗直居然引来那么大的杀身之祸,甚是造化弄人,后天自我修养也非常重要啊!

房永定 2011-07-24 20:20
            可怜天下父母心!玄龄公一番苦心,这么教育子女,后天自我修养也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房美栋 2011-07-24 21:00
引用第2楼房炳林于2011-07-24 18:16发表的 :
可怜天下父母心!玄龄公一番苦心,这么教育子女,房遗直居然引来那么大的杀身之祸,甚是造化弄人,后天自我修养也非常重要啊!

 

房艳玲 2011-07-25 20:30
     大家晚上好

房艳玲 2011-07-25 20:31
感动呀 !!!!!!!!!!!!!!!!!!!!!!!!!!!!!!!!!!!!!


查看完整版本: [-- 玄龄公推崇的汉代袁氏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92049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