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房玄龄之子女考略 --]

房氏宗亲网 -> 房玄龄研究 -> 房玄龄之子女考略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房明毓 2009-01-23 15:15

房玄龄之子女考略

房玄龄之子女考略
房明毓


        房玄龄有三子一女,新旧《唐书》均有记载,勿须考证。然而,根据相关资料记载,房玄龄应有四子二女。
        长子房遗直,袭父爵位,官拜银青光禄大夫、礼部尚书、汴州刺史。后受房遗爱案牵连,贬春州铜陵尉。
        配杜氏,不见史书有记载。有子房燕客,白洲司马、户曹。孙房习祖,太子舍人。曾孙房愿,吏部常选。
        次子房遗爱,官拜驸马都尉、右卫中郎将、散骑常侍、太府卿。
        配李氏,唐太宗第十七女高阳公主,后被武则天追封为合浦公主。
      《旧唐书.房玄龄传》云:初,主有宠于太宗,故遗爱特承恩遇,与诸主婿礼秩绝异。主既骄恣,谋黜遗直而夺其封爵,永徽中诬告遗直无礼于己。高宗令长孙无忌鞫其事,因得公主与遗爱谋反之状。遗爱伏诛,公主赐自尽,诸子配流岭表。遗直以父功特宥之,除名为庶人。停玄龄配享。《新唐书.房玄龄传》则云:(房遗爱)诞率无学,有武力。尚高阳公主,为右卫将军。公主,帝所爱,故礼与它婿绝。主骄蹇,疾遗直任嫡,遗直惧,让爵,帝不许。主稍失爱,意怏怏。与浮屠辩机乱,帝怒,斩浮屠,杀奴婢数十人,主怨望,帝崩,哭不哀。高宗时,出遗直汴州刺史,遗爱房州刺史。主又诬遗直罪,帝敕长孙无忌鞫治,乃得主与遗爱反状,遗爱伏诛,主赐死。遗直以先勋免,贬铜陵尉。诏停配享。
       有近代历史学者,对“辩机与高阳公主相恋而被杀”的事加以否定,认为是子虚乌有的事,认为“「新唐书」与「资治通鉴」,其史料都是属于同一来源,不能做为彼此互证;至于以后出现的史书,其中或有所记,都是根据「新唐书」而来的,不能用作文献资料的旁证。「旧唐书」没有高阳公主的传记,在房遗爱一段文字里,也未说到辩机与高阳公主之恋而被杀的事,「新唐书」的列传作者——宋祁,不知道根据什么史料而记载此事的?”并批评「新唐书」与「资治通鉴」的作者“一个为正统历史撰写史书的人,为人立传,竟然采用了小说、笔记、野史等资料,其传记的价值及其历史的可靠性,也就可想而知了”。“对于史料的记载处理,缺少逻辑学的思维分析。假如我的推断不错,辩机与高阳公主的所龄,至少相差十五六岁。从高阳公主与佛教和道教人士接近,在宗教的信仰上,她是将辩机视作一个学德兼备的师长来敬重的,所以她才赠送名贵的金宝神枕。至于她本人与辩机的关系,完全是清白的,并不如「新唐书」所记。关于这一点,我认为道宣写的资料是最值得我们重视的。因为,他是一个严持戒律的律师,又是当时的见证人,对于事件的真相,他是知道最清楚的。他在辩机被杀之后所写的文献里,一再地特意地写出辩机的名字,丝毫不带责备,这是极不寻常的事。道宣的用意——为辩机辟诬,从他平实的表达中,后人也能完全明白过来。只是在封建的专制时代,限于当时的处境,他不能为辩机作传,这是最遗憾的。我写此文,目的不是要为辩机「鸣冤」,也不是为他「平反」,更不是为他「恢复名誉」,只是提出我们的一些不同看法而已”。(引自《“大唐西域记撰人辩机”读后述感 》)
        由此可知,高阳公主刁蛮专横,恃宠而骄,谋黜遗直而夺其封爵,屡挑家庭纷争。淫乱之说不实。永徽中,因“谋反”,“遗爱伏诛,公主赐自尽,诸子配流岭表”。后有孙房沼等,曾孙房绛等。又传房遗爱有裔孙在韩国开基繁衍。
        三子房遗则,官拜朝散大夫。
        配李氏,司徒荆王李元景之女。
        房遗则事迹,史书记载甚少,亦不知有否传人。
        还有一子房遗义,皇太子舍人、谷州刺史。
        配□氏。有子房承先,崇文生、东海郡缘事参军、朝议郎。孙二人,长房安禹;次房晋晋,先兄而没。曾孙房琼等。
        房遗义,不知排行第几,也不见正史有记载。只有《唐故朝议郎行东海郡缘事参军房府君吴夫人墓志铭并序》记载:“公讳承先,字承先, 清河人也。……即我曾祖彦谦府君,隋监察御史、都州司马、径阳宰,唐赠徐州刺史 ……祖玄龄府君, 皇开府仪同三司、尚书左仆射、中书令、梁国公 ……父遗义府君,皇太子舍人、谷州刺史……年弱冠以崇文生昂第解褐补东海郡缘事参军。……春秋卌有八。……有子二人长曰安禹, 次曰晋晋, 先兄而没。……孙琼等”。
        房玄龄有二女。
        一女,为唐高祖李渊第十一子韩王李元嘉妃。有子李训、李谊、李撰、李湛等。
《旧唐书•列传第十六》云:“玄龄自以居端揆十五年,女为韩王妃,男遗爱尚高阳公主,实显贵之极,频表辞位,优诏不许”。由是知房玄龄有女适韩王李元嘉。
        房玄龄“女儿奉珠嫁给了韩王为妻,他主张婚事一切从简,并反复告诫女儿:以后你做了王妃,别忘了恪守妇道,相夫要讲究方法,教子要以身作则。奉珠随丈夫到远方赴任,他虽牵挂在心,但硬是不去送行,怕过于招摇。奉珠后来不负他所望,以德服人,深受众人爱戴”(摘自《一代名相房玄龄》)。女儿是否名“奉珠”,训女之言是否出自玄龄公之口,失考。
        《运城碧落碑》记载:“碑文刻于唐总章三年(公元670年),高祖之子韩王元嘉、嘉生撰。共计二十一行,每行三十二字,除去空缺,实有六百三十字。内容为韩王元嘉之子李训、李谊、李撰、李湛等为居母(房氏元龄)丧造像祈福”。该女为韩王李元嘉妃不假,是否叫房元龄却有待考证,一般情况下,子女名不应该犯父讳“龄”字(房玄龄在一些史书中亦为“房元龄”,那是清朝刊印历史书籍将“玄”字改为“元”字,因为“玄”字犯了康熙皇帝玄烨的讳)。
        另一女,适密亳二州刺史、赠安州都督郑仁恺。
崔融《唐故密亳二州刺史赠安州都督郑公碑》云:“夫人清河郡君房氏,隋司隶刺史皇朝赠徐州都督临淄定公之孙,太尉(阙二十九字)公特所锺爱,每谓亲族曰:‘我女实贤明’。尝退朝之馀,时与参谋政事。及御车有典,结镜言归,芬若椒(阙二十三字)匡夫(阙)范训子知方,博综书林,深明觉道。性纯孝,初丁公忧,哀毁逾礼,表奏男智度、女光严出家,以申追福……有子十人:长曰爱客,万州刺史,赠(阙)州刺史(阙四字)朝(阙二十字)朗州刺(阙二字)子真客,中散大夫晋州临汾令;次子智度,京懿德寺僧;次子固忠,定潞许三州刺史少府少(阙五字)二(阙四字)书(阙)部侍郎;次子慈明,赵(阙六字)卿曹州刺(阙)次子信卿,左屯卫长史。八龙齐骋,六凤群飞,读先圣之文,行诸侯之孝”。(引自《全唐文》卷二百二十)
        以上语段,虽关键字缺,但不难看出“郑仁恺夫人”应为房玄龄之女。“夫人清河郡君房氏,隋司隶刺史皇朝赠徐州都督临淄定公之孙”,也应是房玄龄之女,因为房彦谦“降生一子,光辅帝唐”( 引自唐李百药《唐故都督徐州五州诸军事徐州剌史临淄定公房公碑》),只有房玄龄一子。从“太尉”、“公特所锺爱,每谓亲族曰:‘我女实贤明’。尝退朝之馀,时与参谋政事”来看,也好像说的就是房玄龄之女。
        该女“实贤明”、“训子知方,博综书林,深明觉道,性纯孝”。有子十人:
        长子郑爱客,万州刺史,赠□州刺史;
        次子郑□□,□□□□;
        次子郑□□,朗州刺史;
        次子郑真客,中散大夫,晋州临汾令;
        次子郑智度,京懿德寺僧;
        次子郑固忠,定潞许三州刺史,少府少□;
        次子郑□□,□书□部侍郎;
        次子郑慈明,赵□□□;
        次子郑□□,□□卿,曹州刺史;
        次子郑信卿,左屯卫长史。
        另已确定有一女郑光严,与兄智度一起,奉母命“表奏出家”,为父“以申追福”。
        诸子女“八龙齐骋,六凤群飞,读先圣之文,行诸侯之孝”。

        细品初唐历史,纵观房玄龄诸子事迹,房玄龄一族,荣极而衰,其因有三:
        第一,由于李唐皇室内部的皇位纷争,房家成了宫廷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从“玄武门之变”到中宗复位,立储废储,夺取皇位,应该说是极为惨烈的。不是父子相争、母子相争,就是弟兄相残。有资料统计:唐太宗14个儿子,竟有12个死于非命。其中3个被杀,3个自杀,3个早夭。1个被幽闭,2个被废为庶人。王爷、公主、驸马、功臣(包括开国元勋)及其子弟中,以“谋反”罪被废被诛的也不是少数。吴王李恪“名望素高,甚为物情所向”(《旧唐书•卷七十六•吴王恪传》),长孙无忌“深所忌嫉”,等高宗一即位,立即利用“房遗爱谋反”事件,诬陷吴王李恪参与谋反。吴王李恪临死前大骂长孙无忌“窃弄威权,构害良善”。紧接着,长孙无忌与褚遂良又诬陷十七岁就追随太宗征战并屡建功勋的江夏王李道宗,将其流配象州,李道宗在途中病死。后世史学家多认为,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嫉贤妒能,“衔不协之素,致千载之冤”(《旧唐书》卷六十•江夏王道宗传)。唐高宗利用“谋反”罪名成功地将其潜在的政治对手清除干净,李氏皇族的诸多精英人物被剪除,法律成为排除政治异己的工具。长孙无忌曾借房遗爱谋反一案,杀害了“名望素高”、太宗“常以为类己,欲立为太子”的吴王李恪,以绝众望;并将与他不谐的江夏王李道宗流放岭表。为稳固自己的权势,长孙无忌编织了一个巨大的权力网,可谓用心良苦(引自《从房遗爱谋反案看封建法律的工具性》一文)。
       由此可以看出,长孙无忌不惜借房玄龄后人的人头,来排除和消灭政治异己,稳固唐高宗的皇位和他自己的权势。
        第二,由于房玄龄在相位时埋下的潜在祸患,政敌报复于后人。
官场如战场,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争权夺位,相互残杀,历来如此。尽管房玄龄忠于君主,勤于政务,恭于僚属,“虔恭夙夜,尽心竭节”,“当官励节,奉上忘身”, “其于臣节,自无所负”(《旧唐书》卷六十六《房玄龄传》)。推行“忠勤恭孝、尽心竭节,自惧盈满、知进能退”的处世之道,尽量掩藏自己的智慧和光芒。虽是“房玄龄佐太宗定天下,及终相位,凡三十二年,天下号为贤相。然无迹可寻,德亦至矣。故太宗定祸乱而房玄龄不言己功;王珪、魏征善谏,房玄龄赞其贤;李积、李靖善将兵,房玄龄行其道;使天下能者共辅太宗,理致太平,善归人主,真贤相也!房玄龄身处要职,然不跋扈,善始善终,此所以有贤相之令名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九)然终究避免不了会得罪小人,遭到同僚的嫉妒,谋其相位者也不乏其人。
       房玄龄曾屡次遭到隐太子李建成、治书侍御史万年权万纪、特进同中书门下三品宋公萧瑀等的嫉妒、攻击或诬陷,因魏征、褚遂良等进谏,唐太宗保护,方免于害。并多次因太宗小责“以谴归第”,长孙皇后、魏征、褚遂良等谏,方“使复其位”。特别是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太宗东征离开京城时,命令房玄龄相机处理政务,不必再去上奏请示。有人到房玄龄留守处声称有密谋,玄龄问密谋人是谁,答道:“是你本人。”玄龄让驿传送到太宗的行宫。太宗听留守处有上表送来告密人,非常恼怒,让人手持长刀立于帐前,而后见到告密人,问他告谁,答道:“房玄龄。”太宗说:“果然不出所料。”喝令将告密人腰斩。又亲下玺书责备房玄龄不能自信,称:“再有类似的事情,你可以独自处置。”(《资治通鉴全译》第197卷—第201卷)试想,房玄龄敢“独自处置”吗?若“独自处置”,那就是杀人灭口;若不处置,则授人话柄。聪明的房玄龄将这个烫手山芋交给了李世民,那想到李世民更是技高一筹,不问青红皂白,喝令将告密人腰斩。看来好像李世民是在保护房玄龄,其实是在保护幕后陷害房玄龄的主使者,而且这个人应该是朝中地位非常显赫、非常重要的人物,李世民心知肚明,却不愿审出来,更不愿说出来。这么大的阴谋,连房玄龄自己也愿忍了,不愿揭开这个谜底,后来的史官也不写明个中缘由,成了千古之谜。这其中好像给我们透露出一个信息:有人要加害于房玄龄。这个人究竟是谁?笔者揣摩,不是萧瑀,或许就是长孙无忌。理由有五:一是萧瑀与同僚们多不合,多次在背后说房玄龄的坏话而得罪李世民,但从不“改过自新”。 贞观二十年,萧瑀曾对太宗言道:“房玄龄与中书、门下省众位大臣,私结朋党对皇上不忠,操持权柄固执己见,陛下并不知道详情,只是尚未谋反罢了。”太宗说:“你讲得过分了!君王选择有才能的做为股肱心腹之人,应当推诚置腹予以重任。人不可以求全责备,应当舍弃其短处,取其所长。朕虽然不能做到耳聪目明,也不至于一下子糊涂到好坏不分这个程度。”二是在立储问题上,长孙无忌力主立自己一手扶起来的亲外甥李治,而房玄龄却态度暧昧,十分谨慎,怕得罪任何一方,引火烧身,结果是暗地里方方都得罪了。三是房玄龄一直身居相位,时间太长太久,唐太宗对房玄龄又十分信任,宠爱有加,阻碍了长孙无忌等的仕途。四是长孙皇后似乎早就看出有人可能要加害房玄龄,对胞兄长孙无忌“处之权要”似乎有些不放心。因此在临终向唐太宗进谏:“玄龄事陛下最久,小心谨慎,奇谋秘计,皆所预闻,竟无一言漏泄,非有大故,愿勿弃之。又妾之本宗,幸缘姻戚,既非德举,易履危机,其保全永久,慎勿处之权要,但以外戚奉朝请,则为幸矣”。五是从长孙无忌在唐高宗时处理“高阳公主唆使遗爱夺兄封爵,使人诬告遗直无礼于己”案及所谓的“房遗爱谋反”事件的结果看,既是一种发泄,也是一种报复和利用,一点也没有顾及一起出生入死的同僚房玄龄的颜面和对李唐王朝的功勋,不惜毁掉房玄龄一生清誉及其整个家族利益,大有置之死地而后快之感。
       第三,诸子自身德不压身,不能继承和守住先辈开创的基业。
       一是诸子违背祖训,不知进退,德不压身,且兄弟阋于墙,遭人陷害,成为取败之由,致使祖辈辛辛苦苦开创的基业毁于一旦。
       二是错娶了高阳公主为媳。皇帝赐婚,是由不得你选择的。凡是娶皇室公主为妻的,没有几个有好结果,尤以房遗爱娶高阳公主为甚。况“主既骄恣,谋黜遗直而夺其封爵,永徽中诬告遗直无礼于己”,屡挑事端,引起手足相残,受人利用,遭人陷害。这也是导致家族衰败的主要原因。
        房玄龄虽然“治家有法度,常恐诸子骄侈,席势凌人,乃集古今家诫,书为屏风,令各取一具,曰:‘留意于此,足以保躬矣!汉袁氏累叶忠节,吾心所尚,尔宜师之’”。兴规立矩,率身垂范,教子极严,却并不成功。可叹一世清名,受子媳所累,人都死了,大红的牌位还被人从太宗庙中撤出,失掉了在太宗庙陪祭的殊荣,家族也因此而衰败。

房小保 2009-02-15 12:58
引用第1楼gang100于2009-02-15 11:17发表的  :
我家谱的第一位是房玄龄,但是第二位是房刚、房强,不到是什么原因??

大多数家谱都收录,但考究方面有出入

房家小辉 2010-12-18 00:03
       “该女为韩王李元嘉妃不假,是否叫房元龄却有待考证,一般情况下,子女名不应该犯父讳“龄”字(房玄龄在一些史书中亦为“房元龄”,那是清朝刊印历史书籍将“玄”字改为“元”字,因为“玄”字犯了乾隆皇帝玄烨的讳)”这里面有错误:康熙皇帝叫玄烨,不是乾隆皇帝

房明毓 2010-12-23 22:04
房辉阅读仔细,这确实是个错误,感谢你的指正。这条注释是从别处引用的,没有留意。


查看完整版本: [-- 房玄龄之子女考略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88251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